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 > 网红 > 正文

江北九华浮槎山游记

未知 2019-06-07 14:04

己亥五一假期,阳光明媚,惠风和畅。我和几位文友结伴同行,应邀驱车肥东浮槎山游览山野风光。车过王铁老街,穿越西山铎镇,进入石塘境内,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新修的盘山公路,蜿蜒起伏,通向山顶。随着缓慢的车速,翻山越岭,位置越来越高,山势越来越陡,我们人人心跳加快,感觉惊心动魄。

世间美景,多在奇险之处。大约行驶半个小时,总算登临山顶,一座小小的寺庙肃然在目,远远看去如同这静谧青山的忠诚伴侣。寺前有一个偌大的停车场,我们下车,迈开欢快的脚步,恍若孩童般投入大自然的怀抱。步行一华里,眼前呈现的是,满山蓬勃生长的茶园与蔚蓝的天空,遥相呼应,构成一幅色彩绚丽的油画,让人赏心悦目,只叹此情此景,当如仙境模样!

茶园一望无际,一碧如洗。据随行茶园主人龚建如先生介绍,茶园面积有三百余亩,长势良好,茶味醇厚,沁人心脾。进入茶园,别有洞天,又是一番天地。茶园环绕之中,建有一座小院,几间小屋依山而造,参差不齐,毛石垒砌的古朴墙壁,无声诉说着厚重历史的沧桑。小院是真小,实在难以恭维,四十来个平方的面积,中间还盖有一间低矮的小棚。小棚却不可小觑。简陋的小棚下护着的是两口神奇的泉眼——清浊泉,后人又称作“合巢泉”,意即合肥与巢湖的分界点,系肥东县挂牌文物保护单位。清、浊二泉,水位稳定,取之不落,不取不涨,相传始建于南北朝时期,宋代文豪欧阳修曾到此一游,并留下《浮槎山水记》一文,称其为“天下第七泉”。

这座古朴的小院现在就是中皖浮茶厂的厂部。

这家隐藏浮槎山中的茶厂,历史悠久,早年属集体所有,因无法适应市场经济浪潮的铿锵步履,而人去厂空,关停多年。多年的风吹雨打,房顶坍塌,简易落后的制茶设备也都全部锈蚀报废。倒闭的茶厂,成为一片凄凉的废墟。

肥东游子龚建如,是一位热血男儿,在京城打拼事业二十余年,见多识广,但总是对家乡的一草一木魂牵梦绕。三年前,龚先生回乡探亲,偶然与亲友一起攀登浮槎山游玩,亲眼目睹茶厂的惨状,让他怎么也挥之去,像一块家乡青山上的伤疤,反复出现在他的眼前,刺痛着他的心房!人到中年,也该是回报桑梓的时候了。

龚建如经过一番冷静的思考,毅然辞去北京那份高薪待遇的工作,带着多年积累的所有资金,返回生他养他的这片热土,承包下了这家茶厂。承包合同,一签就是十年。自2017年接手茶厂,他首期投入两百多万元资金,铺设道路,架设电线,将厂房全部换上崭新的结实瓦顶,并购置一套新型的制茶机械设备。经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紧张施工,茶厂焕然一新,灯火通明,马达轰鸣,重现一派勃勃生机。

茶园是茶厂的生命线。为了攻克茶树培植的技术难关,龚建如多次邀请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教授登山考察,传经送宝,改良品种,取得显著成效。目前,茶园单季产茶量已突破千斤,且茶形规整,茶色清爽,茶味醇香,获得专家广泛好评。他已经向工商部门申请了“中皖浮茶”的注册商标。在厂部,龚先生亲自给我们每人泡上一杯刚刚上市的新茶,轻啜几口,妙不可言,大家纷纷赞不绝口。

龚先生带领我们参观了建设一新的茶厂,介绍说,计划将这里的几间大房子布置成优雅的茶座,以供上山参观“清浊泉”的游客,歇脚休息,同时又能品尝一番“禅茶一味”的悠然境界。他又当导游陪同我们走进茶园深处,说了许多让我们感到耳目一新的构想。龚先生的一言一行,无不流露出他对未来的美好憧憬。是的,这里是他的阵地,也是他的答卷,他当然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的关爱。中午,龚先生盛情相邀我们来到山脚下的浮槎山庄,共进午餐。山庄小小的餐厅里,窗明几净,热情的服务员大姐端上满桌地方土菜,香味扑鼻。什么清炒山野蕨菜、红烧土生黄鳝……盘盘都堪称是绿色环保的美味佳肴。

浮槎山,峰峦叠翠,清幽宜人,是合肥地区海拔最高的一座山,素有“北九华”的美誉。大片繁茂的茶园,给古老的浮槎山添加一件喜庆的大衣。偶然偷得半日闲,浮槎山上品浮茶,真乃人生一乐也。(图片:王传芸)

2019年5月7日于合肥

最忆是巢州

标签